您的位置 : 小说 > 小说列表 > 言情 > 麻烦让让:本王悍妻很善妒

更新时间:2020-07-03 17:57:02

麻烦让让:本王悍妻很善妒 连载中

麻烦让让:本王悍妻很善妒

来源:掌读必看作者:分类:言情主角:

《麻烦让让:本王悍妻很善妒》是作者所创作的言情小说,主角叫的小说。主要讲的是:人前他一袭紫衣风华绝世,以国号为名,是世间最尊贵的男儿,虽如此却心狠手辣杀人麻,京中贵女无人敢嫁,直到那日有传言流出……那文理不通大字不识手无缚鸡之力的慕家小姐贪图王爷美色,半夜摸进王府差点坐折王爷的脖子。也有人说慕家小姐胆大包天,得了慕老将军那颗大树后溜进王府扒了王爷的衣裳,让王爷丢了清誉,不得不娶她为妻。更有人亲眼所见,那宁王妃不顾女子德行大失,杀了无数女娇娥割掉头颅当球踢。呵,慕南听闻,冷笑着捡起刀,“听说,你在外面传我很善妒?”穆宁凤眼微眯,“老子是那样的人吗?”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躲在暗处的人目睹了一切后,压下心中震惊,悄悄离开了慕家。

天气虽还泛着寒,但王府的花园中已然春色一片,百花齐放。

“王爷,那个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,是慕家大小姐慕南。”

星影快步而来,在花园中的亭子前跪了下来,脚底沾着被露水打湿的花瓣。

“大字不识一个,琴棋书画不通,手无缚鸡之力的慕家大小姐?”

亭内,穆宁华服裹身,面前摆着棋坛,星影禀报时他正与自己对弈,俊美的面容看不出喜怒,指尖棋子摔入棋盘的动作却彰显了他的不满。

“谁查的让他趁早滚蛋。”

星影对此丝毫不惊讶,似是主子的态度在他预料之中般,他松开轮椅走到前面单膝跪下,“属下知晓时也不相信,但是修羽亲眼所见,不会有错。”

说完他抬起眼睛,杀意一闪而过,“可要属下前去了结?”

“不急,小小慕家不敢犯这灭九族的死罪,本王要知晓她背后是何人在操控。”穆宁说完,将手上的花丢到了地上,“明日你去递帖子,后日的诗会上,本王要看到她。”

星影连忙将花捡起来,低头领命。

……

打发了李秀兰母女,也算是为小慕南出了口恶气,她清点了下李秀兰送回来的东西,确认无误后,才揣了点碎银子翻出慕家,她要去找那算命的。

慕南怒气冲冲的去,骂骂咧咧的回来,找了一个时辰也没找着那死算命的人影,也许那算命的真有两把刷子,算出了自己有血光之灾,跑路了。

她本还担心那王爷不会放轻易放过她,强撑着一天没合眼,却连个鬼都没等来。

慕南怂,可怂了,死过一次的人怎么着都怕死,所以夜里也没敢睡,死撑着撑到了第二天天亮。

本来以为可以睡一会儿了,还没闭眼,就被来传话的丫鬟拦了下来。

“大小姐,老爷请你去祠堂。”听说了昨儿个发生的事,丫鬟一脸紧张,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。

听到声音,慕南不用想就知道慕五德叫她去祠堂是为了什么,她昨天那般收拾李秀兰母女,她们二人若不去告状,那才古怪。

跟着丫鬟来到祠堂后,慕南啧了一声,怪不得一路上都没见有下人忙活,原来全都在这儿了。

下人们两排站好,她那便宜爹慕五德站在祠堂正中,两边分别是李秀兰和慕一茉。

见到她来,慕五德本算不上白的肤色更是黑如锅底,他声如洪钟,架势吓人,“孽女,还不跪下!”

“为何要跪。”慕南不慌不惧,开口反问。

慕五德眉头紧锁,话里夹着怒气,“你勾引妹夫,责打妹妹,还敢伤你母亲,不顾廉耻,不忠不孝!”

“敢问爹爹,趁家中无人,邀我小聚灌我迷药,搬上她床,可怨我勾引?”

“慕一茉损我清白,不敬长姐,她该不该打?”

“至于李秀兰,她害我母亲,坏事做绝,丧尽天良等等……”慕南忽然想起一事,顿了一下后看向李秀兰,“我昨天没伤你。”

刘秀兰立刻抹起了眼泪,抬手时露出了手和胳膊上的伤,只见她身子一软,跌到了地上,“老爷啊,这么多年来,我有时候确实偏心茉儿了一些,但是,我对南儿也是尽心尽力,一心想替姐姐照顾她啊。”

“我身上的伤是小,但是南儿说我害了姐姐,我如何敢当啊!”

打眼看去,她哭的十分伤心。

慕五德心疼的心都要碎了,“你先起来,这么多年你来你是如何做的,我自然清楚,你放心,我今日定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看着眼前这一幕恩爱的戏码,慕南不禁摇了摇头,爱情啊,真是让人盲了眼睛。

“慕南,你可知罪?”安抚好了李秀兰之后,慕五德站到了她面前。

“罪?”她没忍住笑了一声,这慕五德怕不是还活在梦里,“且不说我有罪无罪,你一不是皇亲国戚,二不是武将高官,岂有问罪之权?”

说完,慕南唇一笑,接着道,“哦,对了,爷爷在世时,慕家确实很风光,但是到了如今,你也该醒醒了。”

“你!”慕五德的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的,指着她的手不住颤抖,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,在看到她嘴角的讽笑后,他彻底爆发,“来人啊!”

“请家法!”

慕南脸色微沉,却也不怕,慕家本就没把她当作女儿对待,如今能跟慕五德撕破脸最好,这样,她就能名正言顺的脱离出去了。

“慕家主。”

一道声音响起,阻止了慕五德的动作。

众人闻声望去,纷纷吸了一口气,慕南也不例外,她不光倒吸了一口凉气,甚至还想找个地缝将自己藏进去,因为这人她见过。

正是那王爷身边的劲衣男子,名叫星影的。

“您怎么来了!”看到来人,慕五德先是惊讶了一番,接着连忙换上了一种讨好的笑容,“可是宁王有吩咐?”

星影进屋,环视了一圈后找到了那个躲在慕五德身后的身影,上前一步从怀中掏出了一片金打的竹叶,“宁王派我来给慕大小姐送请帖,邀慕大小姐参加明日的诗会。”

“大人可是听错了?”慕一茉见状,几步跑到他跟前,慌忙问道,“慕南她字都不识一个,宁王殿下怎会邀她参加诗会呢,莫不是大人听岔了?”

局势不明,慕南不敢冒然出声。

“王爷亲口嘱咐,怎会听错。”星影说完,将手中的金叶子递到了慕南面前,“请小姐收好。”

慕南这才想起来自己虽然见过他,他却是没见过自己的,于是接过竹叶冲他笑了笑,“多谢王爷。”

“星影大人!您只带了一份请帖吗?”见状,慕一茉极为不甘的咬了咬嘴唇。

“王爷不喜品行不佳之人,还望慕二小姐自重。”星影说完看向慕五德,“慕家主,若是王爷明日在诗会上见不到慕大小姐,亦或是慕大小姐带伤赴会,王爷怕是会动怒。”

“王爷明鉴,慕家……不敢。”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后,慕五德双膝一弯,跪到了地上。

“不敢最好。”星影留下一句冷哼,离开前特地看了眼被慕一茉挡在后面的慕南。

慕南也在看他,两人的视线交错,带着不同的意味。

慕南知道,他认出她了。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黑ICP备2000155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