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小说 > 小说列表 > 言情 > 娇宠:夫人要毁婚

更新时间:2020-07-03 17:57:03

娇宠:夫人要毁婚 连载中

娇宠:夫人要毁婚

来源:掌读必看作者:分类:言情主角:

《娇宠:夫人要毁婚》是作者所创作的言情小说,主角叫的小说。主要讲的是:他显赫一方,嗜血战场,从来不将女人放在心上,他自知相貌俊美,身边美女络绎不绝,那有如何,自从遇见他...展开

本书标签:

精彩章节试读:

她这话是一语双关,假意关心鹿悦然,实际是强调白家的长辈看重子嗣。点出鹿悦然身形弱小,恐怕不易生养,嫁入白家是难上加难。

“是我着急赶路,才让悦然发烧的,这才刚好呢。”白起急急解释,想起他带着鹿悦然一路颠簸,连夜赶路,还粗心没照顾到鹿悦然的身体。心中酸涩愧疚,看着鹿悦然目光更是温柔,怜惜不已。

鹿悦然头垂得更低,乌黑的长发垂落两侧,假装没看到他的视线。她怕实在忍不住,只想要逼问他,问他前世为何要如此待自己。

杨晓晓怒白起不争,一口气憋的快上不来,也不再说话,瞧着白起都没有什么好脸色,如今,她嫌弃鹿悦然小家子气,更嫌弃自己的儿子执迷不悟。魏芸有才有貌,更是魏家之女,何必眼瞎至此。

汽车停到一处地处繁华却幽静的公馆,仿的英式的建筑,底部是灰色的长条石砖,上半部分是深棕色的圆形条砖,彩色的玻璃窗嵌在上面,点缀之中多了新派风格,就连大门外沿的花草,都是鲜艳高贵的郁金香。

“起儿。”三人刚下车,就碰见归来的白志轩。白志轩一身黑色西装,剪裁得体,衬得他平凡的五官有一些器宇轩昂,身量不算太高,但也不太矮,平平整整。

“父亲。”久未归家的白起瞧见白志轩,纵然他对着父亲有些畏惧,但还是欣喜开口唤道。

白志轩点头目光透着几许满意,他这儿子虽说消瘦几分,却神采奕奕,显然过得不算太差。随即目光又落在一旁的鹿悦然身上,难免打量几眼,透着几分惊讶。

眼前的少女披着蕾丝围巾,旗袍早已过膝,收口也很狭小,显得身段窈窕,又不会太过招摇,端的是端庄得体。比如如今的年轻女子多出一份雅致,看起来淳朴又不失风范,干干净净又显得温柔。

“你是鹿悦然?”

“伯父好。”

鹿悦然规规矩矩的打个招呼,别看白志轩其貌不扬,普普通通,他能凭一己之力从底层爬起,绝对不容小觑。

“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。”白志轩满意她的规矩得体,忍不住称赞起来,惹得一旁的杨晓晓颇有一些不忿,倒是白起露出欣喜之意。

鹿悦然假装害羞的低着头,尽量掩住自己的真实情绪,她对白志轩观感很复杂。前世白志轩对她如现在一般,如同待友人之女一般,谈笑间,似乎有几分亲切之意,可也并非如此。

“老爷,起儿,咱们进去再聊,我得给我的宝贝儿子接风洗尘。”

杨晓晓岔开话题,一手挽在白志轩的手臂上,亲切的对着二人说道,仿佛无意之中,无视了一旁的鹿悦然。

白志轩眉头微微一蹙,略带着歉意瞧着鹿悦然,但,他瞧着杨晓晓的脸上,却带着几分纵容,眼光中带着宠溺。

“别的不说,杨晓晓运气还是很好的,白志轩对她算是重情重义了。”

鹿悦然心中嘀咕,想起前世的一桩往事,摇头,躲开白起劝慰的目光,踏进了公馆里面。

她前世确实是太傻了,说起来杨晓晓对自己态度如此之差,白志轩又怎么可能会同意白起和自己呢。再者说,若是白志轩真的有意撮合,凭他的狠厉,为何总会有这样的一份纵容。

“也难怪自己前世拿回药铺,不仅耗费大量心力,更是差点丧命。”

等着盛宴上桌的时间,白志轩端坐在客厅里面,与鹿悦然聊起近况,对鹿父更是多加询问,得知他在清州过得尚且不错,松了一口气,又带着几番唏嘘说道,“你这次来沧州,药铺的事情也不需要太操心。我与你父亲相交多年,谁曾料到境遇如此,你也不肖多想,他身体安康便好。”

这话当下触动了鹿悦然,狭长的羽睫落下,眼底的笑意弥漫出来,家人在清州过得安康,一切都还很好,那件祸事也还未到来。她这一辈子必定护得家人周全安康。

“太太,魏小姐来了。”

下人的一番话,三人神色各异,白世轩眉头一挑,不动声色,示意仆人离开。杨晓晓则心中暗喜,魏芸果然不错,性子要是跟鹿悦然一样软弱,估计在白家也混不下去了,果真当得了白家未来的当家主母。这次给这鹿悦然一个下马威,也让她瞧瞧这沧州的小姐是什么样子。

白起却是焦急又愧疚,魏芸怎么来了?他知道自己的母亲不喜欢鹿悦然,可他觉得总有回旋之机。母亲这般疼爱自己,又怎会让他做不甘愿的事情,可刚来白家的第一天,就让悦然受了这些委屈。

他紧紧锁住鹿悦然,生怕漏过她身上一丝一毫的神情,可鹿悦然姣好的脸上,毫无波澜,仿若一潭潋滟清水,双瞳之中满是冷淡,仿佛并未受到影响。他心中一松,生怕鹿悦然觉得委屈。可鹿悦然的冷淡,不知为何让白起有些失落,仿若眼前的鹿悦然有一些陌生。

“伯父,伯母。”

魏芸熟络的跟白志轩和杨晓晓打着招呼,目光含笑,举止端庄得体。随后,喜悦的盯着一旁的白起,“白起哥哥,你可算回来了,我都快想死你了。”

魏芸笑意融融,像是春天里的花束,让人躲不开目光,瞧着心情都有一些敞亮。鹿悦然不得不感慨,魏芸确实是一个热情似火又张扬肆意的人,这般天生丽质的容貌,加上显赫的家世,难怪在交际圈中如鱼得水,八面玲珑。

饶是白起对她的到来有所不喜,却不得不说,魏芸带着融融笑意,让人不忍拒绝,就连心底的不满都快没了。

“这是鹿悦然吧。”

魏芸瞧向鹿悦然伸出玉手,想要与她打个招呼。

鹿悦然微不可查的蹙了蹙眉,她面对魏芸能保有平静,是太恨了,恨意蔓延却越发宁静。可这不代表,她想和前世仇人握手言笑。鹿悦然只好佯装害羞,再度低下了头,既然杨晓晓认为自己是个软柿子,她不介意再软一点。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笔趣搁 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黑ICP备20001555号-2